讓台灣覺得我們緊密在一起

  看到幾個新聞真是令人心情沉重,「中秋等不到家人-在安養院跳樓」「拚公職又落榜-她踩參考書上吊」「窮苦父子跳車吵架一起被撞死」「日子好苦-28歲媽失手打到兒昏迷」這是台灣2013年中秋節過後第三天的新聞。颱風還沒走完,也沒成災害,失去信心的人卻接連選擇了放棄。

四天前大埔事件中的張藥局老闆走了,死因成迷。國家因為立法院長關說陷入紛爭,這些低迷的社會氛圍在加上中秋節搗亂的颱風真讓人失去信心。我們能做的便是行動,用行動給人溫暖、招喚人心。用善意、行動、互助給人溫暖。
今天要開車回花蓮,先將家具送到和平,再將回收的柚子袋送給地瓜農。沿路和幾個小吃店老闆打招呼,邀請他們換碗。東澳有兩個簡易的自助餐,是卡車司機們吃飯的地方。黃阿嬤七十歲生日時捐給我二萬元,他看到我免費提供腳踏車給人家騎,他覺得很有意思。可以幫助別人。
他跟他的三個兒子說,今年不用吃飯了,「錢照包」他要做點幫助別人的事。他自小就送給人家當養女。年輕時先生走了,留下兩男一女。他嫁給後來的先生,跟著先生到處做粗工,漸漸有了年紀他便常年在餐廳洗碗。他跟後來的先生只有一個小孩叫作黃忠。這個小孩很懂事知道家裡窮,國中畢業就選擇建教班,十七歲開堆高機貼補家用。34年前,他服役的第二年,在八斗子連救兩個落海的人,救起一個、又再跳入海中。眼看著救到人了,卻精疲力盡隨海而去。
國家送給她一張旌忠狀。他的福州先生大他快二十歲,當然比他早走,她很早就注定要一個人老。
荷蘭來的賈士伯也有很坎坷的命。他十個月大的時候就被現在的父母領養,出生於馬尼拉的他完全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誰。他的荷蘭父母接連領養了他的哥哥和他。身材瘦小黝黑的他在白人社會的歧視中長大、生活艱苦可想而知。他的養父母卻經常給他鼓勵、支持他回到亞洲,找尋自己的方向。
張嘉嘉不知道何許人。書美去年跟我買柚子、買高麗菜、囑咐我要給我兩個櫃子。今年又買了兩袋柚子,卻給我三千元。她說「一千元給你當油錢」我跟她說油錢已經算在內了,買碗吧!買碗幫助小攤,其實是提供給不知明的路人用。
世尊說:流轉生死無有窮已。昔過去受形已來。憂悲哭泣所出目淚-踰彼恒河亦多四海。在生死流轉中眾生曾為我父母、我亦為眾生父母。捐碗,像是拿碗給舒燕用,像是制止我的父母別再用保麗龍碗。我們一起行動,讓台灣覺得我們還是緊密的在一起。
作者:黃榮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