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開一頁壽豐鄉的黑金政治史?

作者:謝明圳
中國大陸的東北有三寶「人蔘、貂皮、烏拉草」,台灣東部的花蓮壽豐鄉亦有「賭城、黑金、吸血鬼」譏諷,小小的鄉政竟然長期遭受到地方上黑金貪瀆所把持,有如吸血鬼的地下錢莊盛行以外,地方政治弊案連連,在地方上更流行所謂「山高水急人無情、尖酸刻薄閒話多」的對聯寫照。

花蓮縣壽豐鄉歷史由農業環境社會因設立國立東華大學前後,土地掮客暴增地皮炒作甚囂、加上原本就賭風聞名的村落,違法經營地下錢莊的暴發戶更是形同「連鎖事業」般,並且層層滲進地方上黑金漂白的基層政治圈,導致地方上民意代表與前後任迄今的鄉長和官員等,涉及買票賄選、地目變更農舍便鄉村別墅出租學生宿舍與民宿和店面高價出租、公共工程貪污舞弊案件層出不窮。涉及弊案並長期把持地方政治舞權弄勢的基層惡勢力,縱然眾所皆知平時對地方上實質建樹不多,但選舉時攀親引戚全家哭跪把戲不時上演,無心與無能對地方上的建設,無論擔任基層鄉政執政或問政角色,只會婚喪跑攤表面政治秀場,有如死豬霸占攤位,看在地方上的仕紳眼裡簡直是猴戲般,讓基層政治不斷與黑金相靠和向下沉淪。

花蓮縣鄉鎮市基層今年底又將要面臨全面改選,壽豐鄉近年來不斷的地方派系鬥爭,表面上仍仍然似國民黨執政優勢,對外還是打著四大族群選票結構,但是長期區域性重南輕北地方建設比例,選民變動不大的政治結構,被貼上黑金賄選橫行,依舊延續著村落固有的基層樁腳選舉,壽豐鄉前鄉代會主席許添財涉及工程貪汙已被判刑入獄後,相對基層鄉長的選舉亦相對發酵變化,年輕一代的選民認為壽豐鄉政治結構體,早應換黨換人執政與問政,才能平衡與改變一黨與一人獨大暗盤選風。

正改變當中的壽豐鄉基層政治,由於長期的地方派系內鬥,地方首長官司弊案纏身,加上黑金漂白問政倍受爭議,鄉民對於地下錢莊與幫派勢力滲入,肇因除因北區國立東華大學設校前後迄今周邊的地皮炒作,原有樸實的鄉村與原住民部落在質變的選舉風氣下,已有國民黨籍抬面上連任者的以政治口語傳播式的運作,為下屆改選傳出所謂的媽祖婆和王爺公的「政治造神」鄉愿,反令地方上鄉民啼笑皆非。
apped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