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過一甲子 半世紀的回憶~我在823砲戰

花蓮新聞雲/編輯整理

113337.jpg王成發老先生從小身長在臺灣東部花蓮縱谷的太巴塱部落,也是是阿美族的發祥地亦是阿美族最大的群體部落,王成發先生跟所有臺灣男生一樣年滿二十歲就要服兵役,兵役期間曾駐守金門參加了八二三炮戰,因此戰爭退役後成為了榮民。
想起八二三,那時國家正處在風雨飄搖的日子,王成發跟所有的年輕人一樣付有保家衛國的使命,但還是一個涉入未身年輕小夥子就要到未知的金門去當兵,前去當兵的王成發心中百感交集,夜晚更是徹夜難眠,到了金門更是馬不停蹄的開山闢路、挖壕溝、蓋碉堡,更驚悚的是對岸的水鬼夜來摸哨,戰戰兢兢日子裡讓乳臭味乾成小子為了慢慢成為了勇士,就如同阿美族的成年禮一樣,不同的是這個成年禮是國家認證的,證書就是「退伍令」。
金門當兵漫長的時間對家鄉的思念也就越深,戰地嚴明的紀律讓他絲毫不敢鬆懈,數饅頭的日子是一天比一天的少,相對回鄉的日子是一天比一天的近,現在回想起來就如同倒吃甘蔗的一樣甜美彷如昨天是才發生的事情。
原本還有兩個月就要退伍了,度過當兵破百的日子固然高興,心想回家的日子是越來越近了,開始籌劃人生下一個計劃。此刻部隊接到命令移防金門駐守,心中是莫名的恐慌,眼見剩二個月就要退伍了,卻因上面命令因戰地需求要延長二個月才能退伍。這固守二個月期間,開始很密集的操練,島上所有砲火都有面對大陸,船沒有上級得命令是不准進出。每個官兵都戰戰兢兢連老百姓都緊張起來了,這期間駐守金門時是槍不離身連睡覺都要抱著槍枝,八月二十三日傍晚用過餐後,對面終於發動攻擊也揭開八二三戰役的敘幕。
戰役開打時連夜烽火彈如雨下,戰場上炮彈火光四色、砲聲隆隆、國軍為保持戰力在碉堡裡與火砲反擊,糧食與物資靠陸戰隊的兩棲登陸艦運輸,兩棲登陸車也配有砲彈隨時對敵人反擊,戰爭時隨時保持警覺,指揮所離戰溝僅一米,休息期間多待在防空洞隨時出擊,對這些未經過戰場的新兵深刻感覺戰場上心驚動魄的滋味,更不敢將恐懼之心表露於聲色,老兵也交代砲聲開始學會著聽音辨位,當彈著點在附近時快速趴倒以減輕傷害。當時自己耳朵整天都是隆隆作響根本無法聽音辨位,也只能跟著部隊前進並自求多福。
113336.jpg  王成發深刻的體會戰爭無情,戰爭期間受的苦難、折磨、驚悚、不是平常人能體會的,部隊的訓練不是沒有原因,為了國家作無謂的犧牲奉獻他也甘之如飴,如今中華民國的存在他也奉獻心力,過往雲煙已成歷史很欣慰的是自己也為成歷史上的小角,在年邁之時國家也沒有忘記他們這些勞苦功高的小兵,也再次感謝榮服處得關懷與照顧。
王成發目前擔任太巴塱部落頭目,因勇於犧牲奉獻的精神受到族人的愛戴已連續擔任二十六年之久的頭目,平時忙於族人的事務也對中小學族語更是紮深締固,王成發先生更是語言天才對日語、國語都說寫流利。更對阿美族族語鑽研有佳,由於阿美族還以地區分布細分為五類,包括北勢、中勢、南勢、海岸及恆春阿美族,各有不同腔調,王成發幾乎都會說,為了將阿美族語保存及發揚光大,受邀於東華大學擔任阿美族的駐校院耆老,教授阿美族語,對於阿美族的神話傳說更是琅琅上口,猶如文化活字典。
王成發說,透過語言工具書,使民眾能跨越語言隔閡,從彼此對話溝通開始認識原住民,進而了解部落文化之美與內涵,同時也讓年輕的部落族人知道前人的事蹟與故事,讓文化傳承不要中斷。王成發說,還有好多東西沒有收錄書中,這些都是最基礎的單字片語而已,隨著年紀愈來愈大,他也擔心部落文化來不及傳承,他懂得很多,但礙於經費、時間與體力,不可能獨自完成繼續出書的任務,期盼能有資源挹注,協助他把阿美族的文化繼續記錄保存下來,這樣犧牲奉獻不求回報更受到世人的愛戴及族人尊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