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千流浪警察的漂泊,突顯的是縣市政府財政紀律的敗壞?

地方公教警消職缺的歸屬,直接連動退休金給付,五千流浪警察的職缺,誰來安置,將來退休時直接由,該縣市政府每年編列預算終身給付,依內政部資料,經濟日報107.9.22報導,國人平均餘命男性77.3歲,女性83.7歲,警察50歲退休,縣市政府須支付27.3~33.7年,即便延長服務年限後,仍有20餘年的退休給付期程,自然成為縣市財政的負擔,想要治安良好,不得不增加警力,一旦配置又得承擔退休金的給付,如果財政紀律良好,何須擔心警力的增加,安頓警察,才能安頓治安,拋開破壞財政紀律的疑慮。

曾幾何時我們走過,台灣錢淹腳目的年代,那時位居亞洲四小龍之首的台灣,國民所得遠遠超過韓國,不論從事何種工作,收入待遇都比「軍公教」好,走進鐵飯碗的職場,看著週邊各行各業飛煌騰達,放下鐵飯碗追求金飯碗的軍公教心境,變成政府調整待遇,留人的主軸。

從走過的黃金歲月,台灣的政客並不珍惜這份得來不易的繁榮昌盛,在有心政客的操弄下,以鬥爭替代治理的模式,假環保、工運、農運,鬥下了舊勢力,眼睜睜地看著,產業外移、人才出走、弱化教育與國際職場接軌,20多年過去了,國庫被淘空、憲政體制被破壞,黑心政客轉嫁民怨,讓軍公教退員變成過街老鼠,廣設黑機關,讓張天欽們姿意肆虐,廟堂之上酬庸者(吳音寧、趙怡翔…之流)佔據高薪職缺,失德無能者享受著鬥爭成果,掠奪國家資源,是誰賦予的權限,讓人民選出來的公僕如此囂張,還是賊政客自我擴張權限,侵吞國家名器。

往事已矣、來日可追,國家及地方財政紀律的控管,是百姓永續生存的基礎,國家的治安靠警察維持,警察靠地方的財政供養,破壞財政紀律=拒絕增加警力,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無良政客的小確幸,是以分贓國家的財庫,換取政客的權力,倒楣的永遠是百姓,黑心政客不以效益掛帥,為花錢而花錢,坐吃山空的狂推小確幸,以為百姓這麼好騙嗎?

曉愚108.02.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