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I身體劇場「久酒之香」 探索原住民族文化與當代省思

【花蓮新聞雲】記者 林康楚/編輯整理

國立東華大學藝術中心5月10日晚上於學生活動中心演講廳舉辦2021東華春藝季:TAI身體劇場「久酒之香」。TAI身體劇場於2012年由太魯閣族原住民族藝術家瓦旦.督喜創立,成員多來自臺灣各族群青年,在花蓮搭設鐵皮屋作「工寮」排練場,以傳統樂舞為基礎發展出當代原住民族的肢體語彙。劇團作品風格多樣,觸及原住民族文學、身體與音樂、當代原住民族處境與環境衝突等,曾受邀參加英國愛丁堡藝穗節、印尼日惹國際藝術節開幕演出。

「久酒之香」由簡單敲打聲展開,音樂設計師Labaga Taru(謝皓成)以Loop Station即興造音,層層堆疊著節拍、呼吸、吟唱等有機的聲響元素。五位舞者赤腳進場,在舞臺上以身體走跳、腳踏及旋轉劃起一個個無形的圈,現場腳踏聲與皓成的音樂結合渾然天成。事實上,腳與土地的關係也是TAI身體劇場的關鍵命題,藝術總監瓦旦曾花2年時間田野鑽研,記錄下80多式「腳譜」試圖找出新的舞蹈形式。

酒之於原住民族,是連結祖靈的路。「久酒之香」就以酒/門為喻,舞者重覆以食指做勢,將祭儀時點酒敬天地和神靈的動作融入表演。配合燈光設計組的光影效果,彷彿在觀眾眼前重構了一片土地,而我們都同在見證一場向神靈致敬的儀式,甚至已正在參與,這場聖俗間的來回穿梭。他們的身體張開、收縮,顛倒又站起來,強光照射白牆上,為每個舞者打下兩道影子似乎意有所指。肢體演出以外,「久酒之香」亦一度化為當代舞廳及流行演唱會,他們現場獻唱了〈濃妝搖滾〉、〈夜來香〉、〈淚光閃閃〉、〈小包車〉及〈熱情的島嶼〉等經典金曲,更邀請4位觀眾上臺,以傳統樂器配合人聲合奏。

藝術總監瓦旦在演出結束後致謝表示,「久酒之香」寄寓原住民族在傳統與當代間的拉扯與斷裂,以及許許多多人間喧囂後的失落。他亦引用音樂設計師謝皓成的專輯名稱《還能當多久原住民?》,提出了原住民族在身分認同及處境上的思考。當晚的舞者名單包括:Aulai Tjivuljavus(奧萊・吉芙拉芙斯)、Ansyang Makakazuwan(林源祥)、Lrimilrimi Kupangasane(巴鵬瑋)、Temu Masin(徐智文)及Piya Talaliman(李偉雄)等人。

更多照片及活動請參考藝術中心Facebook粉絲專頁 :國立東華大學藝術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