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嚴峻持續升溫 郵局人員血淚求助

【讀者投書】

我在郵局上班。今天發生了一件事 我實在覺得太生氣了,媒體擁有最公正的第四權!我們小老百姓的聲音希望你們能替我們發聲!
中華郵政公司人力資源處發來一封要各等郵局遵守之事。大意是這樣:台北郵局人力資源室於5月21日發了一張詢問單(與其說是詢問單更像是求救函),郵局在防疫期間配合量體溫的志工滿3小時致贈100元禮券,如滿4小時再加贈50元。但因疫情嚴峻,站在第一線的志工染疫風險增加(郵局的志工多為叔叔阿姨輩),因此對四個小時但只有150元的現金+150元商品禮券衡量之下多不願出勤而引發離職潮。為期留任志工人員希望總公司能提高禮券額度,留住志工。(志工是會和客人很接近的一群)
總公司人力資源處6月1日回覆:若各局已設有[熱顯測溫偵測器]不宜招募志工量測體溫,並若未置專人量測體溫由櫃台人員完成實聯制登記。(也意味志工只剩150元現金)
最後一點寫道:因疫情影響用郵民眾大幅減少,且超商,傳統市場一般商店均已有實聯制,民眾多能熟悉使用,需導引者為少數,不宜再請志工支援相關措施。
於是現在各等郵局志工須冒著生命風險被減價。或者,我們減少窗口去支援量體溫等疏導。
我想到柯文哲市長說得:不要坐在辦公室看報表!!!!!
我不在台北郵局上班,我在其他縣市的鄉鎮。
郵局的出入口通常很大,因為人流太多,我們一開始會把紙本實聯制的桌子放一側,QRcode放一測。每個人寫完就靠近感測器。
但事實上並不是這樣理想中的樣子。
我們在5月31日的時候因為發放補助款(政府補助款幾乎都是郵局,百百種,而且月底月初特別多),
我們的叫號人次四百多號(另外快速櫃台並沒有抽號碼要另外算)。所以紙本實聯制粗估三百初,QRcode就不知有幾人了。

偏鄉的人都是用郵局因為銀行不會來設點,我所在的偏鄉就是中壯年人口少,很多小孩和老人和弱勢族群,他們需要補助款才能生活。你說,會有手機嗎??就算有手機會有智慧型手機嗎>?有智慧型手機沒有網路呢???這裡都是這樣的。於是紙本,大家都靠在一起寫,有的還不會寫字,只能志工幫忙。老人不會用偵測器,需要志工幫忙。小孩身高因素用不到偵測器,只能用手持體溫器測量。請問,沒有志工疏導能行嗎??絡繹不絕的人,沒有人倡導保持安全距離能行嗎??沒有志工在外面控管總流量,營業廳塞爆,能行嗎????????
天可憐見!
現在我們都知道,老年人口就是最容易染疫最容易死亡的一群,偏偏也是不看新聞,不懂QRcode的一群。社會的破口可能就這樣蔓延出去。即便如此,我們被客戶嫌麻煩,我們總是耐心的引導,完成我們的工作。即使因為為了防疫窗口被咆嘯速度慢(同時,還被公司要求工作點、管理點、壽險業績),因為沒有物資志工被罵:你怎麼沒有穿隔離衣!
天可憐見!
一般郵局的門口和櫃檯有一段距離。現在坐在辦公室裡的人認為,客戶會自動自發的完成實聯制 量體溫 噴酒精。即使量了體溫,因為營業廳作業聲四起,我們並不能聽到到底體溫有沒有正常,常常很多客戶衝進來,如果沒有志工阿姨勸導,他不會去量體溫。現在高層竟然認為,有了一台機器,就可以不用有志工,客人可以發著燒來到窗口,讓窗口幫他完成實聯制!因為高層坐在台北的總部,就以為所有的世界都和台北一樣。
天可憐見!

金管會說因為金融機構是經濟命脈,不能關門。後來有批准一些銀行可以分流或改營業時間。唯獨郵局不行,原因是因為郵局是郵儲一起的。我們能夠理解國營事業有國營事業的使命!我們不能分流辦公,我們不能更改營業時間,甚至週六的班還是繼續!並且因為金管會說,網路轉帳免收手續費,還因此帶進來了一波辦網路郵局的民眾入局。以及原本要在警察局招領的文件變為郵局。我們的壓力變得非常非常大!
但是,說到這裡,我們每一個郵局同事都還是競競業業完成我們的使命,努力防堵用郵民眾成為破口,不要造成醫護負擔,增加社會責任。
但我們並沒有得到一聲感謝!
我的先生是郵務士,從最一開始的遞送防疫物資就是郵務士開始,酒精、口罩,無一不是。後來的三倍券,變成儲匯窗口在忙碌,非常忙碌。這次的紓困補助案,對後世子孫舉債了6000多億,因為我和先生沒有孩子,我們什麼都沒有。醫護警消得到了疫苗,能居家辦公的得到了健康,有孩子的得到了補助。我們什麼都沒有,依舊堅守崗位,為民眾服務。我本來也不在乎,抱持著等待果陀的心態,等待疫苗。但是,這次看到這樣的回覆,我憤怒了!我非常的憤怒!
一個由交通部主管的公司,理當照顧我的公司,理當協助防疫的公司,
疫情伊始,沒有一絲鼓勵,他們是想要我的命呢?還是想要疫情擴散?
默默做著本分的我們被得寸進尺得要求著,乖乖不吵不鬧得我們被落在了全台灣的最後頭。郵局是全台灣人民的事業,幾乎每位台灣人民一定至少有認識在郵局服務的親友吧!

是孰可忍,孰不可忍!媒體擁有最公正的第四權!我們小老百姓的聲音希望你們能替我們發聲!不要讓我體會白米炸彈客之所以為白米炸彈客的痛苦!在這人人自危的年代!請幫助我們偏鄉,請幫助需要用郵的弱勢族群們!

我真的很想哭,實在欺人太甚!
病毒面前,人人平等,他們想試試看嗎?

接下來的孩童防疫補助臨櫃也是郵局辦理。所有同事都覺得很悲苦。我們不得不在第一線 維持社會經濟及用郵穩定,沒有補助也不像醫護有獎金,該做的事還是得做。現在連那麼便宜能幫助我們的最後一層志工都要剝奪⋯⋯我的情緒很波動,希望您能幫助我們!